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案例 >

【北京劳动争议、北京劳动纠纷】劳动争议纠纷案例分享——龙某诉三星投
发布时间:2019-08-27 11:37
【北京劳动争议、北京劳动纠纷】劳动争议纠纷案例分享——龙某诉三星投资公司
【案情简介】
龙某原系三星投资公司员工,于2007年12月3日入职三星投资公司的关联企业三星电子(北京)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于2013年10月1日与三星投资公司建立劳动关系,与三星投资公司订立过两次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第二次劳动合同的期限为2016年10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在该劳动合同中,双方约定龙某的工作内容为“支援业务先关及部门长临时委派的工作内容”,并约定“本合同的签订属续签、变更的,甲乙双方确认在劳动合同签订前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已无任何劳动争议或不再追究;确认除双方另有约定外,合同签订前的相关劳动报酬、加班工资、本年度之前的带薪年休假等均已结清等”。2018年12月3日,三星投资公司向龙某发出《惩戒通知书》,以其在入职时虚报学历(专科学历虚报为本科学历)属于严重违纪为由,决定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据此,当事人龙某提出如下仲裁请求:1、要求确认2007年12月3日至2018年12月4日期间自己与三星投资公司存在劳动关系;2、要求三星投资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律师办案】
北京博善律师事务所就本案的争议焦点:三星是否系违法解除行为,发表如下意见:
首先我们并不鼓励龙的这种行为。但就本案而言,一起因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而引起的劳争争议,我们更应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来分析本案。
(一)实体上龙的行为并不足以影响双方之间劳动合同的履行,龙起也并未因学历真假而给三星投资公司造成任何损失,也并不没有出现不胜任工作的状况。
无论是入职的三星电子(北京)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还是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均没有明示和告知龙某的工作岗位对于学历的要求。且自龙起于2007年入职,截止解除前,共签订了五次劳动合同(2007年12月3日与三星电子、2009年12月4日与三星电子、2011年12月3日与三星电子、2013年10月1日与被申请人、2016年10月1日与被申请人签订),三星从未曾对于龙某的岗位有过学历要求。
实际上,三星录用龙某并任职十多年是基于其能力而非学历。
(二)三星明显系滥用其用工自主权。
三星应在合理期间予以审查,尤其是入职时予以审查。时隔十一年,才认定龙某存在违纪行为,不合理也不公平。
另,因入职被申请人的时间为2013年10月1日,该份合同已到期,根据2016年10月21日与被申请人签订的《劳动合同》(续签)中第十四章第3条之约定“本合同的签订属续签、变更的,甲乙双方确认在合同签订前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已无任何争议或不再追究”,故在之前的劳动合同中三星以放弃对于龙某之前用工行为的管理权。在本次即2016年10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期间的劳动合同期间不能对之前劳动合同期间的用工行为予以惩处,并作为解除依据。
(三) 其解除依据为2018年5月1日版的《员工手册》制定程序不合法,也不符合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不能作为解除的依据。
(1)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条之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依法建立和完善劳动规章制度,保障劳动者享有劳动权利、履行劳动义务。
   用人单位在制定、修改或者决定有关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职工培训、劳动纪律以及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 者重大事项时,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
   在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实施过程中,工会或者职工认为不适当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通过协商予以修改完善。
   用人单位应当将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公示,或者告知劳动者。”而三星所依据的该员工手册,并未与全体职工讨论,也未听取职工意见,程序违法。
(2)根据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第十四章第1条“甲方的规章制度(包括但不限于员工手册等)及双方签订的各类书面协议均属于合同的主要附件”,即员工手册作为劳动合同条款应经过三星与龙起充分协商讨论才能形成。目前未看到三星提交相关协商讨论的证据。
(四)从双方利益平衡角度来讲,十多年双方之间劳动关系的建立,三星公司系较大的获利者,在其出现非常态的管理问题上将龙某所涉部门整体裁撤的背景下,三星对龙起的解除行为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综上,三星作为大型外资企业,劳动者权利与公司的管理权严重失衡,劳动者并非“背锅侠”,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理应受到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