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案例 >

【北京交通事故、北京交通人损】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案例分享
发布时间:2019-08-27 11:24

【北京交通事故、北京交通人损】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案例分享
  【
案情介绍

2013年11月18日9时20分,任某步行至朝阳区朝外大街人寿大厦前的人行横道,适逢吴某某驾驶的京PP0928号车辆由南向北行驶时与任某发生接触,造成任某受伤。此次事故经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朝阳交通支队呼家楼大队认定,吴某某负全部责任,任某无责任。任某于事故发生当日到北京军区总医院就诊,并于当日住院,2013年12月4日转院至朝阳中医医院继续住院治疗,2013年12月25日出院。任某因伤住院期间及复查共计支出医疗费9254.19元。另查,吴某某所有的事故车辆曾在平安北京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未投商业险。后于2014年5月13日北京中衡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任某的伤残等级属X级伤残。据此,原告任某遂主要要求被告吴某某及保险公司赔偿相应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

【律师办案】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侵占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返还财产,不能返还财产的,应当折价赔偿。

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

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并应当赔偿损失。

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权,不得让与或者继承。但赔偿义务人已经以书面方式承诺给予金钱赔偿,或者赔偿权利人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北京博善律师事务所律师积极帮助当事人搜集准备证据,并在诉讼过程中,有力举证质证,尽显律师的职业素养。法院最终判决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任某医疗费一万元及伤残赔偿金七万三千七百一十三元六角,并判令被告吴某某赔偿原告任某医疗费四千一百零四元一角九分。